可可西里

新闻来源:管理员  发布者:管理员  发布时间:06-17  点击量:247 次

      夕阳西下,晚霞轻柔地洒在可可西里的土地上,宁静而贫瘠的土地仿佛又多了几分生机。我呆呆伫立在寒风中,影子拉得很远,很远。脚下,是我刚刚死去的妻子和女儿,她们已被蹂躏得面目全非。四周,满是我的部族的尸体,他们的皮全部被扒光。空气中充满了血腥,地上血流成河,在夕阳的照耀下愈加显得惨烈……  我--这场大屠杀中唯一的幸存者,便成了可可西里最后的一只藏羚羊。 
 
      就在几年前,我们藏羚羊还是一个有着二十万之多的种族。那时,我们几个部族一齐在荒无人烟的高原上驰骋,烟尘蔽日,黄土满天,情景极为壮观;每逢产子时节,妻子们就要和丈夫告别,成群结队地离开南方,当几千只母藏羚同时产下小藏羚时,整片大地都泛出了血光。她们带着孩子再次返回南方后,我们的部族便又增添了生机与希望。 
 
      我曾为我是一只藏羚羊而无比自豪。我们生活在遥远的可可西里,那里气候十分恶劣,冰雹、雨雪、干旱早就成了我们的“家常便饭”,我们常常悠然地卧在雪中,或是在猛烈的冰雹下嬉闹。可可西里如此贫瘠,但我们却从不为食物担忧。我们不需要什么“水草丰茂”的地方,也不需要贮存能量过冬,我们的耐力是惊人的,十几天不吃不喝都没问题。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我们快乐地活着,生生不息。如果没有人类,我们本是没有天敌的--因为我们的天敌根本无法在这里生存。由于我们的出生率和死亡率都很低,整个种族数量十分稳定。可可西里之于我们,无异于“世外桃源”。--这梦一般的世界曾经是多么美好! 
 
      然而,当第一声枪响穿透了可可西里的黎明,我的梦也被击得粉碎。当一辆辆吉普在高原上飞驰时,我的无数同伴也好奇地紧随其后,要跟它比个高低。“追逐”--这是我们常玩的游戏。但他们只猜对了开头,却猜不着这结局。一只只乌黑的枪举了起来,对准了我的同伴…… 
 

      从那一刻起,我的种族的大杀戮便开始了,静谧的可可西里被枪声毁掉了。最初,我们仍是那样无知与善良,每当吉普车开过,同伴们依然会一跃而起,继续着“追逐”游戏;甚至在夜里,只要车灯亮起,好奇的同伴们便会呆呆地站在车灯下,不知所措……然而,等待他们的,只有一个结局--死亡。 
  
      我清楚地记得,就在那个夏天,几千只母藏羚结队去北方产子,却永远地留在了那里。她们本已带着孩子们,准备回到南方骨肉团聚,但迎接她们的,却是一杆杆猎枪。一时间,产子的圣地成了血腥的屠宰场。她们的尸体几百只几百只地堆在一起,她们的皮被完全剥去,有的甚至是被活活剥下的。孩子们虽然没有被杀戮,但也没能躲过一劫--都在回家的途中饿死了。于是,几千个母亲和几千个孩子就这样被人类残忍地杀害了。

      我开始后悔自己是一只藏羚羊。我们其实长得并不美丽,但我们身上的皮毛却价值连城,用我们的毛织成的围巾--“沙图什”,柔软得能穿过戒指--更是身价百倍,可以卖到几千甚至上万美元。但就是这一身皮毛给我们招来了杀身之祸,几年来,不知多少兄弟姐妹都惨死在人类枪下,而且,所有尸体都被剥了皮,露着粉红色的肉。周围一个个部族惨遭灭门,我们的数量也由二十万锐减到十万。我们不再玩“追逐”游戏,因为我们不敢,我们也永远和人类保持几百米以上的距离。但我们的母亲和孩子们却无法逃过产子时节的惨剧。可可西里,不再是“美丽的少女”*,而成为了恐怖的墓地,十几万只藏羚羊长眠在这里。  
      我们的部族在几次大屠杀中侥幸存活了下来,产子的母亲们也侥幸带着孩子安然归来。这个夏末,我们--唯一的一个幸存的部族和其他几个部族的幸存者--开始迁徙,几千只藏羚羊浩浩荡荡地向北方前进。途中,我由于身体不适掉了队,刚在后面歇了一会儿,便听到了远处密集的枪声。我绝望地闭上了双眼…… 
我俯下身子,舔着我的爱妻,她的眼睛还是那么大,那么明亮,只是充满了惊恐;我又去亲吻我的小女儿,她眼中只是好奇与惊诧--毕竟,她还小,不能明白发生的这一切。我甚至能够想象,面对人类的猎枪,她可能还想跑过去玩耍,然而却倒在了血泊中。女儿,你是至死也不会明白的。其实,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人类在自己的亲人死去时悲痛欲绝,却能坦然地杀掉上千别人的亲人。难道他们开枪时没有一丝犹豫吗?他们动手剥皮时没有一点怜悯吗?当他们的亲人惨遭杀戮而他们却无 力反击时,他们又会怎样呢?  

      这时,一丝声响在身后响起,我慢慢转身,眼前是乌黑的枪口。在惨烈的夕阳下,在同伴的尸体中,我竟露出了一丝惨淡的笑容,心底,却涌起了一阵浓黑的悲凉。无知的人类,你们究竟要愚昧到几时!你们毁灭了我们,其实正是在毁灭自己。你们今天踏在我们的尸体上,总有一天,你们的尸体将会被自己践踏。尽管开枪吧,你们唯一的“贡献”便是在已灭绝动物的名单上又添了一笔,把人类毁灭的日期又提前了一天。   
 
      枪响了,我大睁着双眼倒在了地上,嘴角仍挂着微笑,眼角却留下一滴混浊的泪。望着夕阳,我仿佛又看到了我的妻子和女儿,还有那梦中的可可西里:几万只藏羚羊在高原上奔跑,尘土飞扬,夕阳照在他们的皮毛上,泛着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