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神韵

新闻来源:管理员  发布者:管理员  发布时间:05-30  点击量:218 次

        当看到《彩华时代》时,满脑充溢着两个字:惊艳。件件青花瓷片制成的旗袍完美的呈现,甚至将体形美勾勒精准,独特出彩的艺术是一次有选择的颠覆,用破碎的,流连的,而且痛心的记忆去表达时代。

        这便是艺术的生命力

        瓷片制成的衣服多少都会有所伤害,很多人试穿也会不小心被锋利的瓷片划破割伤,但还是会有人不停地去尝试,豪不介意追求艺术而带来的伤害。因而让我想到了一位英国的艺术家,他用了半年的时间抽取了自己的鲜血用冷冻的方式塑造了自己的头像。

        很多人会诧异,近乎变态的方式去追去艺术,这到底是为什么?
        我的理解是--梦。艺术品是寄托物,而它展现的,给人们带来的震撼的是作品创造者寄予物的情感与想象力,甚至年少时的我们也做过这样的事!美国的一次艺术展上,一件用果酱制成的画作被诸多的资深艺术家们称为惊世之作,当所有人都在感叹的时候,作家出现了,他是一名年仅四岁的小男孩。很多艺术作品简单到我们认为孩子也可以做到,然而真正重要的并不单单是物品的外在形象,它所赋予的是思想与其所表达内涵才是生命力与美的体现。

        我一直比较喜欢杨勋的作品,他的绘画充满了理性的伤感,大多数青年作家都追求抽象,追求奇特,难得的是杨勋是一个不同的个体。
假山,亭台,残垣······记忆和想象在黑暗中凝固定格,像是被刻意曝光,形成了那些优雅,细腻的画面,画家刻意编织的“局”,被显影般地慢慢清晰,杨勋似乎无意纠缠历史,它更想制造一个瞬间,可以和心交流的触点聚集在每一个特写中,我们拼命想去发现细节,总是离得越近越感到迷茫和不知所措,这个谜局便让人着迷,《游园惊梦》层层体现着这种伤感,颓废和惊恐,残缺的美感与雾里看花的迷离.
        东方美倾向于神似之美和韵味儿,西方画作则着重写实。然而我又不得不感慨东西方的画作在艺术角度上散发的魅力大相径庭。文艺复兴时期是西方文艺界的鼎盛时期,不论是提香·韦切利奥的热情奔放,不拘陈规,还是雅科波·罗勃斯特对运动美的追求,他们在画作的造诣上都狂热的爱慕色彩的鲜艳,画面的真实感和立体感。若论中国古画,有唐人宫乐图,深山旅行等具有代表性的佳作,占卷顾盼,仅闻着那浓墨纸香就能浮想联翩,自行勾勒出作画人七窍玲珑的心境。故而,中国画美就美在这看似简单却意义非凡的意境上。
        早先收集过许多画集,当代艺术家的艺术精品,然而并不敢恭维他们特立独行的奇思妙想。记得北京一位热爱艺术的狂热文人,他将自己的电视机,安全帽,皮鞋,LV包和许许多多物品钉在一起,当他把最后一把椅子钉上后,他已经需要起重机来帮自己完成。当我看到high艺术画本里高高叠起物件时,只做了一个决定,自此以后再也不买诸如此类的书了,这便是我的态度。
        多数人用异于常人的方式追求艺术来表现自己对艺术与众不同的认知,又有多少人是哗众取宠,我们不得而知。唯有轻描淡写的一句,别丢了中国古画。真正的经典经得住时间的推敲。